• 天赋测评
  • 职业兴趣测评
  • 赚钱系统
  • 天赋测评
  • 家长学院加盟
  • 教育机构价值金牛
  • 天赋测评
  • 职业兴趣测评
  • 赚钱系统
大提琴手高修

大提琴手高修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作者:宫泽贤治



 

  第二天晚上,高修又扛着黑色的大提琴包袱回家。依旧咕噜咕噜地灌了一杯水后,再跟昨晚一样拉起琴来。不知不觉中就过了十二点,接着一点也过了,两点也过了,高修仍然在练习拉琴。就在他拉得浑然忘我,也忘了时间时,屋顶上传来了“叩”、“叩”的声响。
 

  “那死猫,还想来受罪啊!”
 

  高修刚吼完,一只灰色的鸟就从天花板的裂缝中飞进来。等鸟着地后,高修定神一看,原来是一只布谷鸟。
 

  “这回连鸟都来了!你来干嘛?”
 

  “我来学习音乐的。”
 

  高修笑道:“音乐?你会唱的不是只有‘布谷’、‘布谷’这两个音吗?”
 

  布谷鸟一本正经地回说:“不错,只有两个音。但这两个音却很难很难的。”
 

  “有什么难的?你们的歌啊,只是很难连续唱下去而已,唱法有什么难的?”
 

  “正是这个唱法难啊。例如,这样唱的‘布谷’,和这样唱的‘布谷’,你听,是不是完全两样?”
 

  “我听怎么完全一样?”
 

  “那就是你没听懂啰。要是我们布谷鸟的同伴来听的话,一万句布谷就有一万种不同的声调喔。”
 

  “那是你们布谷鸟家的事吧!既然你那么清楚,何必来找我?”
 

  “因为我想学正确的Do Re Mi Fa音调。”
 

  “什么Do Re Mi Fa?见你的大头鬼!”
 

  “可是在出国之前我一定要学好!”
 

  “我管你出不出国!”
 

  “大师,拜托啦,教教我吧!你只要拉出这些音阶,我跟着唱就行了。”
 

  “烦死了!好吧,就教你三遍,唱完后你马上给我走路。”
 

  高修拿起大提琴,叮叮咚咚调着琴弦,然后拉起Do Re Mi FA So La Si Do。布谷鸟一听,慌忙啪答啪答拍着翅膀说:“不对!不对!不是这样的。”
 

  “你实在很啰唆。不然你唱唱看。”
 

  “应该是这样的。”布谷鸟往前弓起身子,运足气叫了一声:“布、谷。”
 

  “什么玩意?这就是Do Re Mi Fa吗?对你们来说,Do Re Mi Fa跟第六交响曲大概都是一个样儿吧。”
 

  “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最难的是将这两个音阶连续唱下去时。”
 

  “是这样吧?”高修拿起大提琴,连续拉起“布、谷”、“布、谷”、“布、谷”、“布、谷”、“布、谷”……
 

  布谷鸟很高兴,从中途跟进,随着琴声唱起“布、谷”、“布、谷”、“布、谷”、“布、谷”、“布、谷”……。布谷鸟唱得很认真,拼命地蜷曲着身子,无休无止地唱着。
 

  高修渐渐拉奏得手发酸了,只好停止拉琴吼道:“喂!你有完没完啊!”
 

  布谷鸟遗憾地扬起双眼,却仍恋恋不舍地唱着,唱到后来终于没劲,才“布、谷”、“布、谷”、“布、谷”、“布…”、“布…”、“布…”地停下来。
 

  高修实在忍无可忍,催促着:“好啦!笨鸟!唱完了,该回去了!”
 

  “拜托啦,请你再拉一次好不好?你好像认为你拉对了,可是我听起来就是有点不对劲呢。”
 

  “什么?我还需要你教吗?还不快滚!”
 

  “拜托拜托!再一次就好!一次!”布谷鸟不断打躬作揖央求着。
 

  “好吧,那就再拉最后一次。”
 

  高修架起弓。

 

  布谷鸟呼出一口气说道:“最后一次就麻烦你拉长一点。”
 

  “我真会被你烦死。”高修苦笑着开始拉起来。
 

  布谷鸟也拼命蜷曲着身子,认真得不可一世地跟着唱起:“布、谷!布、谷!布、谷!”
 

  高修起初拉得很心浮气躁,拉着拉着,竟渐渐感到或许布谷鸟唱的音阶跟真正的Do Re Mi Fa比较接近。而且愈拉愈觉得布谷鸟唱的比自己拉的正确。
 

  “不玩了!再拉下去,我真的会变成鸟!”高修嘎然止住琴声。
 

  布谷鸟顿时像挨了一记闷棍似地晃了几晃,又像刚才那样“布、谷”、“布、谷”、“布、谷”、“布…”、“布…”、“布…”地停下来。然后哀怨地望着高修:“为什么要停下来?若是我们布谷鸟,即使再不争气的小子,也会不唱到喉咙出血绝不罢休的。”
 

  “讲得跟真的一样。我没有闲工夫再跟你玩这种鬼把戏了。你走吧,你看天都快亮了。”高修指着窗外。
 

  东方天际已出现了鱼肚白,一片片乌云正朝北方飞奔而去。
 

  “那就拉到天亮算了。再一次就好!不花多少时间的!”
 

  布谷鸟又鞠了个躬。
 

  “闭嘴!你简直是得寸进尺!笨鸟,再不走,小心我拔掉你的羽毛煮来当早餐吃!”
 

  高修狠狠跺了一下脚。
 

  布谷鸟吃了一大惊,展翅往窗户飞去。却一头撞到玻璃上,跌落下来。
 

  “怎么去撞玻璃?傻瓜。”高修慌忙站起身,想打开窗子,不过这扇窗子本来就不是轻易一推就能打开的。正当高修用力推着窗子框时,布谷鸟又冲过来撞倒在地上。仔细一看,布谷鸟嘴角已渗出点点鲜血。
 

  “我这就帮你打开,别急!”
 

  高修刚把窗子推开两寸宽时,布谷鸟竟又站起身,两眼直盯着窗外的东方天空,一副这次非成功不可的气势,使出全身力气展翅扑到窗前。这次当然撞得比前两次重,布谷鸟摔倒在地上,无法动弹。
 

  高修想抓住鸟从门口放出去,不料手刚伸出,布谷鸟竟又睁开双眼展翅飞起。而且竟然又是朝着窗子飞去。高修不假思索地抬脚往窗户一踢。窗玻璃被踢碎了两三块,然后发出很大声响,整片玻璃窗连框都掉到外面。布谷鸟如疾箭般,咻地从这片空荡的窗洞中飞出去了。它头也不回地往前飞,一直线地飞,最后终于不见踪影。高修在窗前看得目瞪口呆,一会儿,才回到房间角落顺势倒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布多力传记
·下一篇文章:过雪地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1w.cn/news/japan/1312623335437044BH269C9B48AE5KG.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