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人似当知否 > 第一卷 莲心
        024章 莺花
        作者:慕言笙  |  字数:3559  |  更新时间:2019-08-30 20:20:31 全文阅读

        一片莺花。

          门前, 一对麒麟矗立。或许是年岁有些久远了,   石像的底座上已经窜出了几点青苔。

          大门很新。 正红朱漆大门上有两个青铜狮子, 上扣两个铜环。  大门的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虽已入夜,但那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一片莺花依旧神采飞扬, 在灯火的照耀下流淌着道道金光。 

          走进大门, 映入眼帘的是殿中一颗巨大的夜明珠。烛火幽暗, 唯有此珠熠熠生光, 似明月一般。夜明珠的左右雕龙, 为双龙戏珠。

          入殿的走道两侧铺着白玉, 内嵌数粒金珠。 白玉短墙后,数盆名贵植株井然有序地摆放着。 花有异香,深吸一口, 顿感神清气爽, 恍若身处人间仙境。 

          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成团成簇盛开, 花瓣鲜活玲珑。细看去, 还有几朵小莲将舒未舒, 依旧带着花骨朵儿, 令人好生怜爱。白玉温润,花蕊细腻可辨,走于其上宛如步步生玉莲,堪比当年潘玉儿之奢靡, 却又多了几分仙气。 

          白玉路的尽头是一座木桥,木桥是由花梨木雕成。  上等的花梨木文理清晰, 踏上去有着清脆悦耳的回响。桥下流水,上浮莲花灯。 灯火朦胧,暖炉吐雾, 一时间仿佛回到了夏夜。 

          独孤卿坐在雅室, 眼神中带着一丝厌恶。北地缺水,平野虽然地理条件好,  有钱有水,但是临近的几个县城却水源匮乏, 那里的百姓可没有过得这么富足。

          原先平野也不是如此, 只是后来一个县令为了作出业绩,强行更改了河道。虽然平野再不缺水,  但却祸害了其他县民。 

          虽然平野因为幽昏谷, 经济条件远胜于其他县,但身处北地,它却有着和临安相差无几的奢靡, 这引起了独孤卿极端的厌恶。她不由想起了一句诗: “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顾任离倒是无感。他正在思索独孤卿说的那句话——白信石和鹤顶红是同一样东西, 但它们的颜色和状态不同。 燕叹震为什么要使用它们呢?

          是啊, 燕叹震为什么要使用两件类似的东西呢?

          他的背后应该有个毒谷之人, 但毒谷中人怎么可能连辨毒之法都没有传授给他呢?  除非那人只是走个流程,  或者是那人是半路出家,  和毒谷沾边, 又或者是他绝望了, 没有教导的心情。

          如果是最后一种情况,那就有些难办了。一个对生活没有希望却不得不活着的人一旦发起狠来, 即使你再强恐怕也要受伤。 

          而且刚刚收到情报,  似乎有一批势力也关注到了这些,  他们在自己更早之前就做了针对燕叹震的部署。那些人是误打误撞打破那一角的人吗?

          还是说, 是毒谷!

          或许他们内部有分歧?  

          大殿内,一人款步而来。

          箫声孤奏, 朱唇微启:“ 孤城闭, 道不尽, 万事成空。 管弦起,何人诉, 怎堪相思苦。 春花花落为谁开,  秋月一弯泪婆娑,  道是何处阳关路, 平地起歌无君目。 寒光青衣照,朔气金柝传, 何处……”  

          独孤卿眉头微蹙。她素来讨厌这种期期艾艾、  多愁善感的词。  

          雅室没有帘布遮挡, 可以看见其他的宾客。 独孤卿随意一撇, 却发现一道绯红的身影。

          他的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扣在扇柄上,  中指和无名指轻压在大拇指下方,  小拇指叠在无名指的指甲盖上,   舞动扇柄时有着别样的妩媚。

          羽扇一开,  孔雀的翎羽扇动着宝石绿的光芒,在烛火的辉映下显得格外的明媚。

          肤若凝脂, 长发如瀑,一袭红衣衬得肤若雪。  羽扇轻动,  似有一种莫名的仇怨。  眼波流转, 似是在娇嗔,几乎让人心跳加速。 

          好一个妩媚的男子啊!

          独孤卿可能傻了,竟然以为他是一片莺花的小倌倌。然后她看见了他的正脸, 发现自己错了。 小倌倌哪里会穿得华贵。 不过,怎会会有人穿得那么薄,那么骚啊!

          开领, 露半肩,关键是锁骨很美!可是……为什么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张脸为什么我觉得这么熟悉?我见过他?

          活见鬼了吧!

          独孤卿正准备清醒清醒, 却看见那人背后走出一人。 一样的妖娆妩媚,但他却给人一种纯感。

          然后她看见两人开始接吻,  如同鱼得水般难舍难离。 一点缝隙, 像是品味,轻轻一点,若即若离。  

          高手啊!

          独孤卿的看得入迷, 连顾任离叫她都没听见。 最后, 她被顾任离拍了头: “想什么呢? ”  

          独孤卿挥了挥手:“自己看。 这对分桃好有爱啊!红色的是鱼香茄子,不,是麻婆豆腐,   不不, 红色加青色是西红柿炒蛋, 上面撒了几片葱。 ”

          “ 分桃……” 顾任离眉头颤了几颤。 分桃的意思他当然明白, 不就是好南风嘛!这个女人是唯恐天下不乱,巴不得全天下的男人都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吧!然后他又听到了“西红柿炒蛋”  ,发现这个女人竟然把黄色的花梨椅当成了蛋!好吧,这幅景象比喻得怪贴切的。可是, 她除了吃, 还能想到什么!

          独孤卿丝毫不知道自己被某人默默鄙视了。 她只觉得那个男子越看越熟悉, 越看越觉得自己认识。最后, 两人抬起头来——

          祝启焕!赤伶!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赤伶明明……

          随后独孤卿释然了。  阵灵不靠谱,她又不是第一次领略了。 

          然后她意识到了一个事实——殷德妃的人!这个人的出现着实太可疑了!不过, 如果他们是殷德妃的人, 那就不必担心了。 

          聪明人, 知道该怎么做。 

          祝启焕似是感觉到有人在注视他。 他抬头迎头, 冲独孤卿微微一笑。  他有些疑惑,这个女人为什么用那么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但他还是很有形象地笑了。

          独孤卿刚刚从权衡中醒过来,  却发现祝启焕冲她笑了。 她觉得自己万年不化的冰山厚脸有些发烫,  空气中迷茫着尴尬的味道。 

          这时,她听到了顾任离鄙夷的声音: “  好看吗?激动吗? 口水都流出来了。 看,  这儿!”

          顾任离取出一块沾了清水的手帕,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独孤卿只觉得自己一世英名尽毁, 马里亚纳海沟突然变成了珠穆朗玛峰,长白山开始暴走, 北极在夏至出现极夜, 南极的冰川下冒出了土星的冰火山正在爆发……

          这个世界背叛了我!

          她尴尬地笑了笑: “啊? 我刚刚怎么了?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啊?  我……”

          顾任离翻了个白眼。 你不是最爱信口胡吣巧舌如簧舌灿金莲伶牙俐齿唇枪舌剑能言善辩吗?现在怎么词穷了?  哼哼……让你摸,  让你捏,  还手感好,还红烧猪蹄!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独孤卿岔开话道: “我知道殷德妃的人是谁了。 ”

          “ 是谁?” 顾任离决定暂时先不奚落她了。

          “ 分桃。” 独孤卿淡淡道。 她虽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流过口水,  但说过的话她还是记得的。没办法啊, 太养眼了!

          这真的不是她的错。  大庆爱美之风盛行, 曾经还出现过一枚美男子来到临安被狂热的群众活活吓死的案例。 由此可见, 美色当前一切皆空。  什么形象啊, 都不是什么重要的。因为——

          大庆第一理论:心情好才能长寿。人想要心情好,就要善于发现美。   美,有三种——人美,物美,  景美。

          景美——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有在特定的几个日子才能外出, 所以景美是见不到的。虽然前世独孤卿贵为天师, 行动不受拘束, 但是临安附近的景色她全都看过了,  而且她眼神好,  过目不忘, 再看一次就没什么兴致了。而且那时大庆正处于多事之秋,她要帮助暮凌尘取得帝位,哪有那么多时间玩?所以景美养心是不成立的。 

          物美——大庆六大氏族和临安十大家族收藏的古董比皇宫还多, 外域进贡的东西几乎没有能够入眼的。 她是天师, 天师流传下的收藏都相当于六大氏族总收藏的一半。 物美? 看不上……

          人美——唯一的选择了……而且大庆贵族间养男宠和女妓泛滥成风几乎成了一种默契,  而皇族的那几个痴情的皇子几乎是绝品……默默忽视他们长得不够英俊的事实。 当然, 那只是和顾任离、祝启焕这种颜值极品相比。

          所以,  被列为独孤版养眼榜单第三名的顾小呆傻傻地问:“你认识他们? ” 

          “……” 独孤卿深刻怀疑他是不是傻了。不认识她怎么会认定他们是殷德妃的人? 

          这时, 乐声突变。

          只听一人唱道: “ 恰是年少,以梦为马,仗剑天涯。 意气风发, 指点江山。欲看一夜灯火葳蕤, 品半生红尘似水, 终是万事成灰。何悲? ”

          另一人对道:“ 虽万事成灰,风雪夜人归,功名化作尘与土。执手共度余生, 亦美……” 

          激昂,颓废,唯美……一切,  仿佛回到了原点。思归的女子, 浴血奋战却万事成空的将军, 夕阳西下,  终于在了一起。 

          佳人双鬓虽已生出白发,但情意依旧如初, 用不更改。 

          曲风又改, 变得缱绻而暧昧。只听旦唱道:“ 月闲绾发出新浴,握腕磨唇转秋波。衣襟自解情自开, 三秋久别露雨沾。 冰肌汗透发渐湿,眉浅眼低尽消魂。 风凉唇暖两相偎, 青枝花绽醉怀中。  ”  

          生曰: “时歇伊人嘤嘤啼,迤逦三五不觉疲。微拒轻挣似相迎,  交颈转求夜已深。 卧花枕臂理垂鬓,华发一缕幽怜生。愿是天地承水鱼, 白浅红深长相依。” 

          两人唇齿相依,难舍难离。 

          顾任离对这些有些厌恶, 低声斥道: “ 不堪!”

          独孤卿笑了。 这本就是戏子常做的事, 何来不堪?只是他金枝玉叶, 不曾理解他们的苦罢了!

          再观祝启焕, 他更是露骨的加了一句: “朝朝春日缠,暮暮待君汲。阿翎,我们也……” 

          宫寒翎脸色微红, 不愿回应。最后他在祝启焕殷切的注视下,以吻封缄,作为回答。

          这时, 一人老鸨走了上来。

          “ 诸位宾客稍等片刻, 咱们一片莺花的头牌——墨柳即将为大家为大家献舞一支, 并则一人共度良宵。” 说完, 她还抛了一个媚眼。

          顾任离差点把嘴里的茶喷了出来:“半老徐娘,卖什么骚。”

          独孤卿揶揄道: “   原来你喜欢年轻的啊!小玻璃……” 

          玻璃……顾任离只觉得三把飞刀扎入心口。 她怎么不直接说分桃呢?  想我听不懂啊!

          祝启焕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他羽扇一合: “燕叹震呢?”  

          宫寒翎突然笑得邪魅:“戏开始了,他就会出现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